關於部落格
裝潢
  • 1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市地方性法規 專項清理工作啟動

  本報訊(記者車莉)昨日,市人大常委會召開地方性法規清理工作部署會,今年將對全市現行的91件地方性法規組織一次全面清理。
  據悉,本次法規清理內容主要圍繞行政審批、行政處罰、行政強制、行政收費事...
繼續閱讀

山東撥2000萬元特大抗旱補助資金 支持各地抗旱工作

  齊魯網濟南4月22日訊 據山東廣播電視臺新聞中心《早安山東》報道,今年以來,山東省平均降水量較歷年同期明顯偏少,多地出現在田作物乾旱和群眾臨時飲水困難。據山東省財政廳21日介紹,山東省近日撥付特大...
繼續閱讀

永陵旁工地板房突發大火 20分鐘控制火勢

  昨日上午,永陵公園後門外一建築工地活動板房突發大火。消防經過近20分鐘撲救,成功控制火勢。截至記者發稿時,公安、消防部門表示暫未收到人員傷亡報告,起火原因仍在調查。
  市民張婆婆表示,早上9時...
繼續閱讀

外交部:中國絕不允許他國侵犯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

  中新社北京4月8日電 (王一菲)針對美國防部長哈格爾日前稱中國應承擔更廣泛責任並尊重鄰國一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8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國絕不侵犯他國主權和領土完整,也絕不允許任何國家侵犯中...
繼續閱讀

最後4天,“搶攻”龍湖易房節

  超100平方米展場上
  上萬套房源參與
  “作為龍湖第六次舉辦的易房節,不管是場地規模,還是開展時間,都和以往有很大不同。”重慶龍湖相關負責人表示,本次展場面積超過100平方米,除了重慶龍...
繼續閱讀

大眾電影新版發行量破76萬冊 躋身行業第一

陳沖、劉曉慶、張瑜(左起)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大銀幕的“潮流風向標”。
新科影帝廖凡登上新版《大眾電影》封面。
 “從947萬到3萬再到76萬”,一本雜誌的命運
  1950年6月1日,《大眾電...
繼續閱讀

人大常委會刑法室:研究逐漸減少適用死刑罪名

  視頻:臧鐵偉:逐漸減少適用死刑罪名  來源:CCTV新聞
  中新網3月9日電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刑法室副主任藏鐵偉今日表示,目前刑法的修改工作已經列入了年度立法計劃,正在根據三中全會...
繼續閱讀

夠麻煩的“呵”字

  過傳忠
  多音字里有些現象相當複雜、麻煩,譬如這個“呵”字。“呵”的讀音原本並不複雜,通常讀hē,如“呵斥”、“呵護”、“呵筆”等詞里都讀hē,表示責罵、護衛、哈氣等意思。只有讀泰國地名“呵叻...
繼續閱讀

《林海雪原》中“蝴蝶迷”長什麼樣


  ■ 電影《林海雪原》中“蝴蝶迷”劇照◆ 趙勇
  小說中“蝴蝶迷”令人發嘔的長相,再配上她淫蕩且充滿欲望的身體,便能激發讀者對土匪惡霸的“階級仇恨”
  “蝴蝶迷”是曲波小說《林海雪原》(人民文學出版社1964年版)中的女土匪,讀過這本小說的人,估計對她的長相印象不淺。何以如此?蓋因作者在蝴蝶迷出場時濃墨重彩,狠狠地給了她一個特寫:“‘叫他媽的下地獄爬刀山,嘿!窮棒子,看看誰鬥過誰?’從許大馬棒背後鑽出一個女妖精,她的臉像一穗帶毛的乾包米,又長又瘦又黃,鑲著滿口的大金牙,屁股扭了兩扭,這是誰都知道的蝴蝶迷。”
  這裡的寥寥幾筆顯然還不解恨,於是作者在講述其身世時沒忘了補描,以便坐實她的長相:“要論起她的長相,真令人發嘔,臉長的有些過分,寬大與長度可大不相稱,活像一穗包米大頭朝下安在脖子上。她為了掩飾這傷心的缺陷,把前額上的那綹頭髮梳成了一個很長的頭簾,一直蓋到眉毛,就這樣也絲毫輓救不了她的難看。還有那滿臉雀斑,配在她那乾黃的臉皮上,真是黃黑分明。為了這個她就大量抹粉,有時竟抹得眼皮一眨巴,就向下掉渣渣。牙被大煙熏得焦黃,她索性讓它大黃一黃,於是全包上金,張嘴一笑,晶明瓦亮。”
  “包米”是玉米的別稱,一個女子的臉長成了大頭朝下的玉米,讓人不得不佩服作者的想象力。作者先入為主地說“令人發嘔”,自然與這段描寫很是匹配,但如何又能與“蝴蝶迷”的外號匹配起來,作者隨後的解釋似乎不很充分。當然,話說回來,如何解釋並非作者考慮的重點,重點在於,“蝴蝶迷”的這副長相,再配上她淫蕩且充滿欲望的身體,便能激發讀者對土匪惡霸的“階級仇恨”。如此描寫,顯然是為了營造出這種效果。
  現實中的“蝴蝶迷”不僅長得漂亮,而且很威風
  但是後來看到的一則史料,還是讓我吃了一驚。1999年,姚丹(現為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為撰寫博士論文,曾對曲波做過兩次採訪。當她問起“蝴蝶迷”的原型情況時,曲波的第一句話便是:“蝴蝶迷,長得很漂亮。”談到將與“蝴蝶迷”談判時,曲波甚至還加了點“描寫”:“蝴蝶迷下山的時候,她裡面穿著絲絨的衣服,帶著小手槍,外面披著斗篷;帶了八個警衛員,好家伙,‘嘩嘩’地下來。”(《重回林海雪原——曲波訪談錄》,《新文學史料》2012年第1期)這就意味著現實中的“蝴蝶迷”不僅長得漂亮,而且很威風。然而,一旦被寫進小說,這位漂亮的女人卻被大大地醜化了。
  當年《林海雪原》面世時,我們便已知道這部小說並非憑空虛構,而是實有其人其事。但是讓筆下的人物長成什麼樣,作者卻大權在握。於是,正面人物出場時,個個神采奕奕,相貌堂堂;反面人物亮相時,則人人歪瓜裂棗,長得磕磣。例如:“團參謀長少劍波,軍容整齊,腰間的橙色皮帶上,佩一支玲瓏的手槍,更顯得這位二十二歲的青年軍官精悍俏爽,健美英俊。”而刁占一的長相則“真是好笑,長得像猴子一樣。雷公嘴,羅圈腿,瞪著機溜溜兩個恐怖的猴眼。臉上一臉灰氣,看看就知是個大煙鬼”。如此描述人物的長相,自然是階級性的需要,卻也讓我想起福柯的一個說法:“肉體也直接卷入某種政治領域;權力關係直接控制它,干預它,給它打上標記,訓練它,折磨它,強迫它完成某些任務、表現某些儀式和發出某些信號。”(《規訓與懲罰》,三聯書店1999年版)可以說,在小說創作中,曲波便是通過文學權力進而體現政治權力的判官,通過身體修辭,給正、反人物打上了特殊的標記。這樣,人物一齣來仿佛就有了氣場,他或她的長相已在散髮著“正氣”或“匪氣”的信號。
  把“蝴蝶迷”加以醜化,其實就是上述“權力”的產物,只不過情況要更複雜一些。在我們的文學傳統中,壞女人也往往是被“妖精化”的。但一般來說,這些“妖精化”的女人往往外表狐媚,內心歹毒,長相與做派反差很大。然而,曲波卻對這個傳統既有繼承,又有修正。他讓蝴蝶迷從裡到外壞透了,這種筆法甚至比“厭女症”描述更厲害,顯然值得女性主義者深入研究。
  似乎為了證明“蝴蝶迷”是一個頭頂生瘡、腳底流膿的家伙,在小說結尾處,作者特意安排楊子榮一刀把她劈死:“‘蝴蝶迷看刀!’隨著喊聲,蝴蝶迷從右肩到胯下,活活的劈成兩片,肝腸五臟臭烘烘地流了滿地。”這應該是把“階級/身體”的修辭運用到極致的結果——不僅長相醜陋,而且體內骯髒。李楊特意把一處土匪刀劈老百姓的描寫拎出來(“許福抓住了她的亂髮,抽出了戰刀剖開了她的肚子。她那堅貞的肝膽墜地了”),與此形成比較,並評論道:“因為‘革命’與‘反革命’的關係,作為人的身體器官的‘肝腸’也會散髮出不同的道德氣息。具有神性的‘革命者’的‘肝膽’是‘堅貞’的,而動物化的‘反革命’的‘肝腸’則是‘臭烘烘’的,在這裡,政治鬥爭完全變成了人獸之爭。”(《50-70年代中國文學經典再解讀》,山東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對比。
  據《重回林海雪原——曲波訪談錄》中曲波的回憶,現實中的“蝴蝶迷”是被槍斃的。而她之所以投靠許大馬棒,似乎也是被逼無奈。曲波當年與“蝴蝶迷”談判時,曾為“蝴蝶迷”寫下字據:“你只要投降,我軍保證你的財產安全。”後來土改工作隊要抄她的家,她拿出了曲波的字條,並找曲波說:“曲政委,你要保證我們的安全。”曲波說:“我軍保證你的生命財產安全,保證了沒有?”她說:“保證了。現在他們要鬥我。”曲波說:“軍隊是政府的一部分。我不是政府,我也不是老百姓。是我要分你的財產還是政府?還是老百姓?”她說:“是政府,還有老百姓。”曲波說:“我管不了政府和老百姓。”於是“蝴蝶迷”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說話了。
  另一個版本告訴我們,“蝴蝶迷”當年其實沒有死,而是解散了土匪,隱姓埋名在穆棱縣的一個小山溝里
  此處真是讓人讀得感慨。正是因為這一原因,“蝴蝶迷”才跑了,投奔了許大馬棒。但是另一個版本卻告訴我們,“蝴蝶迷”當年其實沒有死,而是解散了土匪,隱姓埋名在穆棱縣的一個小山溝里,1984年,她的“部下”還見到過這位64歲的“大當家的”。而在這位作者筆下,“蝴蝶迷”是這個樣子的:“其實,現實生活中的蝴蝶迷卻是一個很有文化素養的女人,她不但懂理懂道,而且還是一個上過哈爾濱女專的文化人,其模樣也是個百裡挑一的漂亮女子。她雖然當過土匪頭子,但卻沒有民憤。”(王相禮《蝴蝶迷之謎》,《章回小說》2009年第12期)此文寫得有鼻子有眼,不像是小說,似乎很難讓人懷疑其虛假。如此看來,當年的“蝴蝶迷”究竟是死還是活,還真說不清楚了。但至少,“蝴蝶迷”的長相經曲波與這位作者相互印證,已經很是清楚了。
  (作者系北京師範大學文藝學研究所所長、教授、博導)
  摘自《同舟共進》2014年第2期  (原標題:《林海雪原》中“蝴蝶迷”長什麼樣)
繼續閱讀

內地首家誠品書店今年落戶蘇州

  本報訊記者2月28日獲悉,今年底,誠品書店蘇州分店將啟用。位於蘇州工業園區金雞湖畔的這家分店是誠品書店在大陸設立的第一家旗艦店,包括書店、文藝沙龍、劇場、畫家工作室、音樂空間、文化公寓等。誠品書店...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